第一百三十三章 辰熙的背后大佬

    顾念的手机受到了轰炸。

    从那天帮gk比赛完,回到h市开始,顾念的手机就一直处在关机状态,这两天又很忙,她也压根没想起来有手机这件事。

    等待吃饭的间隙,她才把手机充上电,之后就是发电报一样的消息提示音。

    消息的急促引起了旁边人的注意力,向东悄悄地朝她看了好几眼,但是面上没有多意外,顾小姐一早上天还没亮就被拐上了飞机,人家家人不找才怪。

    顾念快速的按了静音,之后面无表情的等着信息跳进来,五分之后手机界面才回复安静。

    通话记录有几百通,数下来号码也就那几个,只是每个人都坚持不懈的打了很多回,傅景鑫和傅应深的有不少,她点开短信简单的回复了一条,就退了出来查看短信。

    她大概看了些,指尖在一条陌生号码上停下了。

    “大佬,歌呢。”

    顾念在对话框里输入了几个字,又删掉了。

    她真忘了。

    厨师已经准备好了午餐,霍祁严没有要动的意思,只是让管家先带顾念去餐厅。

    客厅的单人沙发背靠落地窗,雾都的天空灰蒙蒙的,比京城还要严重,霍祁严坐在沙发上,翘着一条腿,手上翻着厚厚的资料,向南站在他的侧方位,低着头恭敬地等待。

    向东明显要轻松很多,有些百无聊赖的盯着想想,目光随着小机器人移动。

    “有没有笔和纸?”

    小机器人围着顾念转,顾念转身的时候被想想挡住了路,她轻轻碰了一下想想的底座,想想就乖巧的转了方向,顾念迈步的时候又跟了上去。

    向东看的新奇,刚才顾念做了什么?怎么连三爷的机器人都这么听她的话?

    管家听到了顾念的话,正要去给她拿的时候,被霍祁严叫住了:“吃完饭再拿。”

    正儿八经的主人已经开了口,管家立刻停下了脚步,又站回了原位。

    霍祁严把资料随手交给了向南,起身走向顾念,然后拉着她走向餐厅。

    这个餐厅很大,欧式长桌上摆了鲜花,落地窗外能够看到古堡和绿荫,壁画古老而厚重。

    牛排上有胡椒。

    霍祁严皱了皱眉,还好交代的菜比较多。

    把顾念面前的牛排撤开,然后把燕窝炖血蛤端到她面前:“先吃这个。”

    顾念拿了勺子,慢慢的吃了起来。

    向东和向南吃饭的地方不在这里,当霍祁严走向餐厅的时候,就意味着他们的工作先暂时告一段落了。

    这还是向南第一次看到他们先生在工作还没有完成的时候去吃东西,然而这还不是最惊讶的,他居然看到他们先生亲自帮那个女生布菜?

    向东注意到了向南的表情,耸了耸肩,一副自己早就见惯了的样子,隐隐还有点骄傲,两人正要离开,就听到了霍祁严微低的声音:“以后不要用胡椒,她嗓子不舒服。”

    向南踉跄了一步,然后像见了鬼一样快速出了门。

    饭后。

    二楼书房。

    管家手上拿了一张单子,上面记录了顾念中午吃的比较多的食物。

    但是虽然说是吃的比较多,其实只是和其他一口没动的菜品相比的。

    管家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比顾念吃的还少的女生,他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厨师今天发挥不佳。

    “顾小姐很瘦。”

    管家回忆了一下中午见到的那个女孩,她的个子很高挑,一张精致的小脸,皮肤是冷白色,比这里的女生都不逊色,但是却很清瘦,腰身纤细,衣服穿在身上都有些宽松。

    霍祁严把单子还给管家,嗓音微冷:“下次每道菜少做一些,品类多一点,挑出她喜欢的常做。”

    向南瞠目结舌。

    他抱着手头的资料有点怀疑人生。

    本来他要向霍祁严汇报这段时间的工作,没有想到管家突然进来,霍祁严再次停下了他们的汇报进度,向南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严肃的等着管家开口。

    没想到居然是为了顾念中午不吃饭?

    不吃饭也值得列个表格做研究?

    他突然就觉得,手里牵动整个边境地区的数据不香了。

    二楼客房。

    欧式的古堡,房间里的布置也华丽又厚重。

    房间里有一个露台,想想围在顾念旁边,空气湿润起来。

    地上揉了几团纸,顾念转着笔,轻轻的哼出声。

    曲调有些低,她的眼底沉寂如墨,精致的侧脸弧度完美,却不带一丝柔和之意,外面的天空雾蒙蒙的,古堡之上映了灰白色。

    向北和向西走进古堡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向东蹲在园丁旁边,拿个小铲子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他们好奇的走进,才发现向东好像在给一株郁金香培土,向北用资料在向东的头上敲了一记:“你没事做?大老远回来就当花匠?”

    “要是向南看到,又要骂你。”向西在向东旁边蹲下来,好奇的扒拉了一下那株郁金香。

    “别!”向东立刻紧张的拍开了他的手,又摸了摸那株郁金香的叶子,“雾都的气候和国内不一样,顾小姐的食忧草都不精神了。”

    向西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草?就你抱回来的那盆草?”

    “对呀,上飞机之前还长得很好。”向东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这郁金香怎么开的这么好。”

    向北的脸色比他还凝重:“一舟要回来了,你最好找点正事做。”

    向东不明白,他现在做的不是正事?这是三爷顶要紧的事!

    “向北是为你好,那牢头要是看到你整天围着一个女孩子转,肯定扒掉你一层皮。”向西冲后面指了指,故意压低了声音恐吓他。

    “牢头”指的是向南,他管着玄武堂,家里有人犯了错都要去他那领罚,严重了还要关禁闭,所以家里人都叫他牢头。

    说到这里的时候,向西的脸色一变,向南正从古堡里走出来,他立刻噤了声,认真的研究起了面前的郁金香。

    向南没在意他们,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匆匆的往外走。

    向北随即起了身,抚平了裤子上的褶皱,郑重拿好了手上的资料:“我去了。”

    “去吧。”向西目送向北进了别墅,然后放松的蹲在向东旁边,拿过了他手上的铲子,百无聊赖的铲起了土。

    他的手指很好看,十分灵活,向东曾经看到过他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出了一串代码,流畅又好看。

    以前向东觉得向西是他见过的写代码最好看的,后来去了国内,他就不这么想了。

    汪队手底下的人也很厉害,看的人眼花缭乱。

    更何况后来,他还看到了顾小姐,顾小姐的手指纤长漂亮,指尖下华丽大的流出了一串串他不认识的字符。

    后来在gk的决赛上,她的指尖仿佛带着凌厉的杀意,精准的一击毙命。

    向东拿回了小铲子,认真的看着园丁的动作,学习了起来。

    向西被他的神情勾起了兴趣,好像之前除了对邹洁,向东还从没对哪个女生的事这么上心,更何况不过就是一盆草,还光秃秃的一看就不会开花,哪比得上他们院子里的郁金香。

    那位顾小姐的来历,他们之前听向东提起过,家世普普通通,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他们先生不是凭长相就能接近的。

    更何况,那个女生一看就还没成年,顶多十七八岁,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要是真的知道了他们先生在做什么,还不得吓得睡不着觉转头就跑。

    “为什么你们要分开汇报?”向东学习了一会儿,发现向西还在他身边蹲着,不由得皱了皱眉。

    向西哑然,这是被嫌弃了?

    他摸了摸鼻子,眼神闪烁着:“大概是因为人多了先生看着烦?”

    向东了解的点了点头,是他们家三爷的风格。

    向西站起了身,掩饰什么一样左右看了看。

    当然要分开汇报,他说的那些东西又不是别人能听的。

    牢头每天就说说家里有没有人犯了错,要不要开除谁,向北手上的生意多了点,汇报的也杂,他可不一样。

    他们先生的产业可都在他这儿。

    哪是这些傻白甜懂得的。

    向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望向远方,目光中带了些骄傲。

    黑暗中总要有人负重前行。

    露台。

    顾念看了一遍写好的歌,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拍了照发了过去。

    五分钟之后,那边回了信。

    “大佬,我给你跪了,无敌!才华横溢!”

    顾念瞥了一眼,刚准备按锁屏,就看到那边又传来了一句话。

    “你换风格了?”

    顾念按了手机。

    另一边——

    京城。

    万盛娱乐大厦。

    顶层练歌室。

    辰熙坐在钢琴前,指尖流出了一段旋律。

    经纪人老谢抱着手臂站在一边,思索着慢慢说道:“这段旋律听上去,好像很压抑。”

    一曲完毕,辰熙收了手,怔怔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乐谱。

    他好像能够透过这段谱子,看到写歌的人,眼底的黑。

    “默言大神真是太厉害了。”老谢赞叹的鼓了掌,由衷的佩服。

    在辰熙的钢琴声停下很久之后,他才回过了神,而且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眼眶通红。

    圈里会写歌的多,但是从来没有谁能想大神这样,一出必中。

    这首歌将会重新将黑色风格推向顶峰。

    而且只要是人,就有灵感枯竭的时候,就有江郎才尽的时候,但是大神好像从没遇到过瓶颈。

    每次在他以为,这就是大神的巅峰之作时,大神都会在给他一个惊喜。

    粉丝们都说,能够打败辰熙这一张专辑的,是他的下一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