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顾小姐有严重的精神衰弱

    傅景鑫还没说话,带着口罩的男生先痞里痞气的扬了下巴:“再不回来,我妹就要被人赶出门了。”

    程秀容的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当着这么多人面拆她台,脸色唰的难看起来:“三火你这是什么态度!”

    傅景炎掏了掏耳朵,邪邪的笑了一声,目光转向了安安静静垂着眼睛站着的顾念,他伸手去拽了拽顾念的马尾,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真是越大越不像话。”程秀容瞪着傅应深,想让他说句话。

    以前傅应深最不满意的儿子就是傅景炎,觉得他整天吊儿郎当的也没个正经职业,说句话都能把他气死。

    但是没有想到这会儿傅应深即使听到了傅景炎的话,也没有任何表示。

    傅景淼倒是非常满意自家老爸的态度,他拿出口袋里的帕子,搭在了顾念的头上,满意的看到雨水被挡住了大半。

    程秀容有些难堪,她用拐杖敲着地面,十分生气:“怎么,你都回来给她撑腰是么,三木,你回来叫过人么!”

    傅景森淡淡的抬了眼,目光里没有多少亲近,那张俊美的面上透着些冷漠:“奶奶。”

    他的态度程秀容一早就习惯了,但是这会儿看着也比刚才那两个小子好得多。

    “这一年在外面怎么样?”程秀容巴不得告诉所有人,他这个孙子是在京城做生意的,因此语调也刻意扬高了些,刚好是在场的人都能听到的程度。

    傅景森微微垂眼,像是认真思考了一下:“小买卖不好做。”

    程秀容的面色十分难看,阴沉着脸憋了一股怒火。

    “进去吧。”傅应深开了口,催着他们去上香,之后叹了一口气,对顾念说道,“还是我们念念最有出息,这几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不务正业。”

    顾念:“.......”

    魏老张了张嘴,哑然了片刻。

    傅景森在他老父亲的眼里叫不务正业?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

    微雨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山野间被拢了一层雾,透着丝丝寒意。

    傅景森站在高处,发丝被风吹动,却因为沾了雨水只扬了扬就落在了额前。

    他的眼角下有一颗泪痣,眉眼微动便绝美华艳,有人曾说,他像是盛放的玫瑰。

    因此平时他都习惯了面无表情,中和泪痣带来的风情。

    电话那边的人正在说着什么,傅景森抬眼里的光缓缓温柔下来,眼角的泪痣高贵华丽。

    他抬眼看向万山青色,嗓音散在风里。

    “我见到她了,的确一模一样,不怪你们。”

    晚上。

    两辆黑色的车子开到了学校外的小公寓楼下。

    傅景鑫先下了车,绕到副驾驶给顾念开了门。

    后面的车子也同时开了门,傅景淼三人走了下来。

    傅景炎换上了一身低调的黑色卫衣,帽檐压得极低,口罩挡住了半张脸。

    顾念的发丝已经干了,这会儿贴在脸上,长睫微颤,眼底像是积了冷雾:“我到了。”

    她冲着后面走过来的傅景淼三人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小公寓。

    这个时间公寓的人不多。

    顾念刚准备按电梯,旁边就伸过来了一只手先按了。

    她没有在意,依旧垂着眼静静等待着。

    电梯门开,她先走了进去,靠在角落里,接着电梯里进来了几个男生。

    站在她旁边的那个人,身形和衣服实在太过熟悉,熟悉到,不久之前在公寓门口才刚刚见过。

    顾念:“......”

    傅景鑫按了楼层,顾念看了他一眼,无声的询问他们干什么。

    “我们回家啊。”傅景炎的鸭舌帽压得很低,露出了一双漂亮的眼睛,里面流动着笑意。

    顾念:“......”

    电梯刚好到楼层。

    顾念走出去的时候,他们也跟了出去,距离不远不近,就在她身后几步,顾念转身正要提醒他们,家里没有多余的床铺时,就听到一声密码锁的“嘀——”声。

    顾念一挑眉,傅景森帅气的一扬眉,在灯光里露出了潋滟华贵的笑容,然后径直走进了走廊最外侧的公寓。

    傅景淼停在了第二个间,也顺利的解开了密码锁:“没骗你吧,我们真的是回家。”

    顾念:“......”

    她看向了傅景鑫和傅景炎,意料之中的,他们打开了剩下的两间公寓。

    很早就知道这里搬来了新邻居,之前何云芳半夜紧急手术的时候顾念和霍祁严曾经遇到过搬家的工人,那时候她还在想怎么会有人这么奇葩半夜搬家。

    原来是他们几个奇葩。

    傅景炎想起了傅景鑫和父亲说过顾念最不喜欢的就是有钱人,于是连忙要证明清白:“念念,我们家没什么钱你也知道的,所以只能租房子住了,这儿便宜又实惠,我们刚好给得起房租。”

    傅景淼和傅景森暗暗咬牙盯着他。

    真狡猾。

    居然用这招博好感。

    他们三个和顾念相处的时间不多,他们也很想听顾念叫一声哥哥啊。

    顾念理解的点了点头:“这儿是挺便宜的。”

    她冲他们摆了摆手,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傅景炎松了一口气,冲着傅景鑫眨了眨眼:“没露馅吧。”

    “没有。”傅景鑫认真的回忆了一下,确认了的确没有。

    在顾念进房间十分钟之后,他们确认了她不会再出来,然后才各自关上了房门出来,走到顾念隔壁那间敲了门。

    傅景鑫是去过顾念的那间公寓的,因此一走进霍祁严这间就立刻发现了地上铺的羊毛毯和顾念房间的是一样的。

    顾念习惯性坐在地上看电脑,所以在发现顾念的房间居然铺上了地毯的时候,傅景鑫还有些欣慰于顾念终于会照顾自己了。

    这会儿看来,会照顾人的应该另有其人。

    这个公寓其实不算小,但是真的进来了这么多身型标准的男生,还是显得有些拥挤了,傅景森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其他几人也各自坐下。

    霍祁严穿着家居服,应该是回来之后洗了澡,发尾还有些湿,他坐在单人沙发上,随手点了一根烟,然后抬眼看向了坐在旁边的人:“开始吧。”

    几人的目光都跟着看了过去,那是个穿着很正式的男人,带着无边框眼镜,十分学术,他调出了一份报告,条理清晰的说道:“顾小姐看上去很正常,但是这更加危险。”

    傅景鑫皱了皱眉。

    从准备葬礼开始,不,从何云芳去世开始,顾念就十分平静,平静的有些不正常。

    “根据顾小姐之前的检查情况,她有严重的精神衰弱症。”

    傅景鑫有些疑惑,顾念会配合检查?

    但是在看到霍祁严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的时候,又了然了。

    “现在还不确定顾小姐的精神状态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如果她继续无法入睡,她会比神经系统先崩溃。”

    现在还不能肯定顾念生病的源头在哪里,但是能够确定的是,她的心里一直深埋了一颗种子。

    那个种子扎根在她的心底,用她的血肉为养分,平时可以被压制,但是一旦受到了刺激,那颗种子就会疯狂长出来,不停戳她的痛处。

    直到她受不了,心底防线被彻底击溃。

    霍祁严吸了一口烟,火光在他的眼中明明暗暗。

    他记得,顾念第一次出现失控的状态,是在见到沈卓盈之后。。

    沈卓盈。

    627事件的关键人物。

    心理医生说到这里的时候奇怪的咦了一声:“她才十七岁?看上去经历都很正常,一个孩子,心理能装得下什么事?”

    傅景森翘起一条腿,身体往前倾,一手轻抚着左眼角下的泪痣:“你只要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

    医生愣了一下,在被傅景森盯住的时候,他居然有一瞬间想逃。

    他连忙低了头,赶紧说道:“她最近这段时间应该有用一些辅助药物,可以继续吃,对她的病情很有帮助,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开她的心结,就得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而且可以试着帮她换个环境,远离刺激她的东西,这样最起码能让她的心情好一点。”医生摇了摇头,这两天他一直借机观察顾念,虽然那个女生的神情状态都十分正常,但是她的脸色已经呈现了病态的苍白。

    而且有一刻,他和顾念有一瞬间对上了视线,他仿佛觉得被看穿的人其实是他。

    很少有人在和心里医生对视的时候,能不避开他的目光。

    那个女孩的内心,强大的可怕。

    “我知道了,我会带她去京城。”傅景淼点点头,这不是什么难事。

    “她不去。”霍祁严灭掉了手上的烟,在听到傅景淼的话时,转过了头看向他,霍祁严的目光很淡,但是里面满是压迫感和不容置疑。

    这是上位者的压制。

    傅景淼的喉咙紧了紧,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早在他来h市帮顾念打那一场官司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霍祁严对他妹妹心怀不轨。

    “霍三爷。”傅景森换了个姿势坐着,一手轻松的搭在沙发背上,明明只是个简单的动作,却在举手投足中雍然华贵,“您是不是忘记了,我们才是念念的哥哥。”

    “是么。”霍祁严笑,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他向后靠在沙发背上,慵慵懒懒的,绝美的五官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我记得老太太给顾念留的话,是傅家不必勉强。”

    傅景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