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腹黑霍三爷

    刚刚还锁定着c位的奶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锁定了他,并且在对面技能释放完的一瞬间开启了回血技能。

    这个时间把控的极为精准,回血的量刚好比第三个技能的伤害多一点,顾念必须要卡在第二个技能打在他的身上之后,第三个技能释放之前给他加血。

    早了的话,血量会直接加满,但是多余的就溢出不算了,那第二个和第三个技能就会直接秒他,而如果在第三个技能之后给他加血,早就死的透透的了。

    本以为是巧合,但是很快白鹤轩就发现,顾念的大局观很好,是他见过的最稳定的奶妈型辅助,她能准确地在战局中判断应该给谁锁定加血,顾念就像个能重复使用的复活天赋。

    对面的直接开了双方全队麦骂他们的奶妈是不是开了挂。

    本来开局还嫌顾念选了个没有攻击技能,腿又短,一切必死的奶妈的队友纷纷开了麦帮着顾念骂了回去。

    一局结束之后,刚才那局的队友都跑过来给顾念点了个赞,又要加好友拉她一起打游戏。

    白鹤轩操控着顾念的电脑全部都点了拒绝,十分骄傲的看着顾念的好友列表里就自己一个,然后又拉了顾念开始双排。

    他猜测大概是因为顾念的电脑技术还不错,所以在玩游戏的时候眼疾手快,十分精准,而且奶妈定点加血,不需要太多移动,也不需要在输出上拼手速,简直太适合顾念了。

    白鹤轩决定他要一个月之内带着顾念上巅峰段位。

    校医室外。

    沈卓熙和向东在小树林里抽烟,他有心想要多打听一下顾念的消息:“我听说顾念之前学习不太好,怎么电脑技术还挺强?”

    向东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大概就是因为她学习不好,所以电脑技术还可以?”

    “......”

    沈卓熙被噎了一下。

    好像有道理。

    次日。

    h市飞京城。

    达到机场的时候是早上八点。

    沈卓熙快走了几步,在接机区看到了自己安排好的人,心中一喜,回头走到顾念旁边:“三爷,顾小姐,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向东:“......”

    瞅瞅他这没出息的样儿。

    顾念眉眼清淡,自顾自的往前走,沈卓熙就笑着跟在她旁边。

    车子等在门口,沈卓熙连忙上前一步帮顾念拉开了车门:“顾小姐,请上车,您看有没有想听的音乐?水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向东低着头,很想说不认识这货。

    六座保姆车,顾念直接坐到了最后一排,向东刚想让霍祁严坐在单人座上位的时候,就看到霍祁严纡尊降贵的也坐到了最后一排。

    向东抖了抖,没敢上车。

    沈卓熙有些犹豫,那他也不敢坐在霍祁严前面啊。

    无奈,沈卓熙只能把司机赶下了车,自己坐上了副驾驶,向东长舒了一口气,安心当起了司机。

    六座的车子,顾念和霍祁严都坐在最后一排,中间的两个单人沙发座椅空着,向东和沈卓熙和他们隔得有点远,沈卓熙连连回头了几次都没看到顾念,只能恹恹的坐了回去。

    酒店已经订好了,都在同一层。

    沈卓熙没闹明白为什么三爷回到了自己的地界儿,谁也不打招呼,连家也不回一下。

    京城的空气不怎么好,下车之前,霍祁严把口罩拿了出来让顾念带上。

    明明上次已经来过京城了,这里的空气有多差她也有过感受,却偏偏对自己的什么事儿都不上心,口罩估计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带。

    霍祁严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是个未知号码。

    他长腿一迈,直接下了车,风衣被掀起了一角,双腿笔直修长。

    “三爷,你猜的没错,老太太那不太平,今天航班也差点被取消了。”白鹤轩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霍祁严面上冷峻,眉眼一压,低声说道:“让人看好。”

    “好,我还发现傅队也让人在守医院了。”白鹤轩在医院布防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不属于他们的人,调查之后才发现是刑侦队的,应该也是为了保护何云芳,但是他们很小心没有打扰老人家。

    挂断电话,霍祁严抬了眉眼,看向了前面那个也正在看着他的人。

    顾念穿着粉色的线衣,牛仔裤洗的发白,里面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t恤,眉眼间却是掩不住的绝色。

    他上前一步,和顾念并肩而立。

    天要变了。

    酒店。

    回到房间之后,顾念就接到了墨子染的电话。

    “什么时候见面?”墨子染打了个哈欠,现在已经早上九点了,但是按照他这一个星期的生物钟,才刚刚到要休息的时候。

    “晚上,你睡醒了过来吧,我给你发个地址。”顾念盘腿坐在地毯上,打开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房间门被敲响,顾念起身去打开了门。

    霍祁严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手上拿着一个牛皮纸袋。

    何云芳明明已经做了换肺手术,但是双肺依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竭,并不是排斥反应,而是直接性的衰竭,就像有什么东西,让她的身体在急速的损耗透支一样。

    这段时间顾念已经研究了所有的资料,并且借着霍祁严的关系,在医院里仔细地为何云芳做了检查,她有些猜测,但是还是要霍祁严手中的资料来印证。

    这也是他们要来京城的原因。

    “是辐射。”

    霍祁严比对了手中的资料之后,肯定了顾念之前的猜测。

    辐射。

    顾念盯着资料上的数据,眼底越来越深。

    “魏老也不知道吗?”霍祁严凝了眉,何云芳一个小老太太,怎么会受到辐射?

    顾念缓缓摇了摇头:“他们只是在国家院见过,但是那里你也知道,每个人手上的工作都极度保密。”

    房间门再次被敲响。

    顾念疑惑的挑了眉,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找她?

    顾念起身去开门的时候,霍祁严收起了那些资料。

    “嗨!顾小姐!”沈卓熙扬起了个大大的笑脸,十分殷勤的挥了挥手。

    “砰——”

    顾念面无表情的关上了门。

    沈卓熙:“......”

    坚持不懈的再次敲开了房门,沈卓熙贴着墙走了进来,正要说话却看到了单人沙发上的霍祁严。

    他一愣:“三爷也在?”

    霍祁严一手撑着头,手肘支在扶手上,另一手随意的搭着,双腿交叠,眉目冷厉,无声的望着他。

    沈卓熙如果有尾巴的话,这会儿已经炸了毛。

    他咽了咽口水,讨好的笑了笑:“我只是来帮顾小姐换个床。”

    他赶紧冲后面挥了挥手。

    几个穿着制服的侍者走了进来,然后就准备要搬房间里的床。

    顾念眉头跳了两下:“你在干什么。”

    “哦,顾小姐你不知道,酒店的床睡着都不太舒服,我帮你重新买了一张,还有这里的地毯也都换了,顾小姐在这儿要住好几天,可不能将就。”沈卓熙环视了这个房间一圈,怎么看都觉得不满意,“我看这个桌子什么的都得换。”

    “......你是不是有病?”顾念觉得她的耐心已经快被耗尽了。

    沈卓熙有些无辜:“啊,顾小姐是还有哪里不满意吗?”

    “.......”

    “砰——”

    房间门被再次关上,沈卓熙摸了摸被砸到的鼻子,酸的眼泪都出来了。

    顾念走回房间,踢了一脚桌子,眉眼间是压不住的暴躁,余光瞥到了沙发上的霍祁严,她一愣:“你什么表情?”

    霍祁严垂着眼,眸色有些看不清楚,脸上的神情淡淡的,一手随意的搭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指节自然下垂,精致好看。

    听到她的话,霍祁严撩了眼皮看她,唇角一勾,慢笑道:“没什么。”

    顾念:“......”

    傍晚。

    一辆不起眼的出租车停在了酒店门口。

    墨子染从车上下来,拿了张整钱给司机:“不用找了。”

    他按着手机给顾念发了条消息:“小念儿,我上来了。”

    酒店大厅。

    沈卓熙下楼,从侍者那接过来了一个果盘,摆盘很漂亮,几只精致的粉色小叉子放在粉色的透明杯子里,叉子的尾部还做了个粉色的kitty,看上去十分可爱。

    门口,白鹤轩一边和向东说着什么一边进来,在看到了沈卓熙的时候向东还惊了一下:“沈少爷你真的在这儿啊,这是什么?”

    “别动,我晚点要给顾小姐送去的。”沈卓熙满意的拨弄了一下粉色的小叉子,十分得意的眨了眨眼,“你们看到顾小姐的穿衣风格了吗?全是粉色,保温杯也是粉色,我发现顾小姐虽然看上去很高冷,但是其实内心是个可爱的小少女。”

    白鹤轩:“......”

    向东:“.......”

    白鹤轩有些不忍心打断他的幻想:“你要不再考虑考虑?”

    他怎么觉得顾念表面上很冷淡,实际上也很冷淡?

    “不用考虑了。”沈卓熙看了按了一下电梯,带着他们一起上楼,“你刚到?”

    “有一会儿了,去不去打游戏?”白鹤轩有意避开视线,不看他那些粉红的小叉子。

    沈卓熙立马同意:“要去找顾小姐打游戏吗?我一定好好保护她。”

    向东:“......”

    舔狗。

    另一边——

    房间。

    墨子染坐在地毯上,手中是两份资料的数据比对。

    如果论对各个国家地域的了解,即使是杀破狼都不一定能比得过墨子染,他是赏金猎人上的头榜,没有组织,没有国籍,眼中只有任务地点,没有国界之分。

    “这种辐射很少见。”墨子染的声音逐渐压低,眼神难得的锐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