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因为她死过一次

    顾念一震,不可置信的抬头,他说什么?

    仅仅只是一瞬,顾念就立刻收起了片刻的失态,她凝了眉,眼中满是戒备。

    霍祁严察觉到了她眼底的防备,目光从她的眉眼移到了白皙的下巴:“因为627事件,七杀变成了s市的顾念,是么。”

    顾念:“......”

    她的眼底难掩惊愕。

    原本以为霍祁严大概是因为她的黑客技术以及反侦察技术有了怀疑,再加上墨子染和魏老,大概会猜到她和杀破狼有些关系,因此在去楚家打探消息的时候他才会直接说出自己不常在国内的话。

    或者是猜到自己就是墨子染背后的那个帮他掩藏踪迹的人。

    但是顾念怎么都想不到,霍祁严居然能直接猜到她就是七杀。

    这里有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就是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有一个干干净净的背景身份,有一个没有任何破绽的履历。

    所以这么多人想查她都一无所获。

    魏江河和厉老,是自己主动联系的他们,而沈如申等人,是因为以前就曾见过她,而顾念这具身体和她的长相几乎一样,再加上对她的熟悉所以才能产生怀疑。

    但是霍祁严是怎么做到的?

    他在没有见过七杀,没有她之前的任何资料的情况下,居然能猜到这么荒谬的真相?

    他是变态么?

    从顾念的反应里,霍祁严已经能够得到答案了,他轻轻地低叹了一声。

    顾念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他,却看到了那一双无尽幽深的眸子里居然溢出了些细碎的暖色。

    像是心疼。

    “我以前从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现在也不得不信。”他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能让一个人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当他猜到的时候,他又无比希望自己猜错了,因为这意味着,她曾经死过一次。

    从汪队那的仅有的资料里,大概能知道627事件里的确曾经发生过枪战,也就说明,的确有人交过手,但是更具体的东西却没有了。

    剩下的能够推断的就是幸存者,据说,对比了整个乘客名单之后,只有一位受害者,其他人因为被关在舱里,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曾经在照片中出现过的沈卓盈,旁边那个救了她的人被查出是杀破狼的人,可是不论沈家怎么查,杀破狼都没有露过面。

    沈卓盈的身体一直很差,回来后也对那天发生的事只字不提,沈家为了保护沈卓盈,也从来不主动对外提起她曾经就在627的那艘游轮上。

    连他们都是后来在看到了档案资料之后才知道了沈卓盈,可是顾念在第一次遇到沈卓盈的时候,态度就很奇怪。

    “我一直以为七杀只是暂时躲风头。”毕竟像杀破狼这样的无国界侦探组织,设计的业务很广,做的事也不分黑白,世界上有无数人都在找他们,从商人到政客,从无政府地带到各国秘密组织。

    可是直到七杀用了那张银纹卡,在h市出现之后,他才意识到,七杀可能出事了。

    然后是汪队的出现,那个在国际刑侦队里都有不低的地位的人,对她的态度居然十分恭敬。

    九字世家之一的沈家,沈如申和沈如楠在见到顾念之后,对她的态度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顾念自己的刑侦技术,居然比训练了整个刑侦队的汪队都更加娴熟,甚至连队里那些专业的技术人员都比不上她。

    魏老对她的态度就能够理解了,因为七杀曾经就是他的学生。

    所以一张药方,魏老就能立刻认出她。

    一年多以前的那场寿宴临时被取消的原因,就是因为魏老的学生,杀破狼的七杀,在627事件中失踪了。

    霍祁严的分析让顾念无从辩驳。

    这个人简直可怕。

    顾念抬眼看他,眼睫轻颤着:“对,我是七杀。”

    霍祁严的神色陡然一松,像是有什么被证实了一般,眼底涌出了细小的,难以被人察觉的欣喜,唇角的凉薄微冷转为了浅浅淡淡的笑意。

    “牛老汉?”

    顾念:“......”

    次日。

    校医室。

    沈卓熙匆匆的走了进来,手上提了一盒龙吟草莓,看上去是刚从饭局上回来的,衣服穿的很正式。

    “顾念呢?”他左右看了看,只有白鹤轩和向东在打游戏,于是也走了上去站在白鹤轩身后看他打,“刺客是邹洁?挺秀。”

    “女神能不秀?”向东一没留神就被对面秒了,得空先回了这句,然后才说道,“顾小姐还在上课,听说他们今天课挺多的。”

    上课?

    沈卓熙实在想象不出顾念上课的样子,摇了摇头:“卓盈让我给她的小姐妹带了点心,那等她回来再吃吧,三爷也不在?”

    白鹤轩终于施舍给了他一个眼神,好像他问了一句废话:“顾念念不在,三爷为什么会在?”

    三爷哪次不是看着人家的课表,对好了行程才慢悠悠的晃到这校医室的?

    沈卓熙沉默片刻,有些无语:“美色误国,顾念就有这么大魅力?京城那些名媛小姐哪个不比她优秀?”

    “这话你最好还是咽回去,别在我面前说。”白鹤轩操控的人物复活了,于是手上的动作又快了起来,目光盯着电脑屏幕,语气却冷淡了些。

    出乎沈卓熙意料的是,向东居然也没接这句话,甚至把键盘敲得更重了。

    白鹤轩和顾念的关系还不错他能看得出来,但是向东可是正儿八经的霍家人,他不知道霍三爷未来的夫人应该要具备什么条件吗?

    虽然向东没有明说什么,但是按照他的了解,向东基本上就已经站在了顾念那边了。

    要知道,当初就算是他的女神邹洁,向东都沉默着没有评价。

    碰了两个软钉子,沈卓熙也十分识相的换了个话题:“我在这儿等三爷回来吧,只有他能查到墨子染的消息了,这人怎么这么会躲?真是急死我了。”

    白鹤轩和向东对视了一眼,默契的继续低头打游戏。

    “对了,我听说汪队在京城,你们说汪队会不会知道墨子染的消息?”沈卓熙的眼睛突然一亮,激动地在校医室里来回走了起来,越想越觉得可行,“汪队手上除了邹洁之外,还有黑客联盟的人,要想查个墨子染,应该不难吧?”

    白鹤轩:“......理论上是可以的。”

    倒不是说汪队的能力或者权势就比他们沈家和白家大,而是术业有专攻,沈家重在政商两界,白老在国画届和白石分庭抗礼,所以要说情报和刑侦,汪队的确要更胜一筹。

    “你也觉得可以吧。”沈卓熙已经拿出了手机开始翻找联系人号码了,听到白鹤轩的话顿时感觉信心大增。

    电话那边是邹洁,听到邹洁的声音的时候,向东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沈卓熙和邹洁的关系还算不错,于是开了个玩笑之后直接说道:“队花,能不能把你们汪队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想请他老人家帮我找个人。”

    邹洁没有料到他是为了这个,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

    “你别为难,如果不方便的话......”

    “没有不方便,只是我们刑侦队跟你们想的可能不太一样,汪队是我们头儿,我上面还有班长,还有小队队长,是不能直接接触到汪队的。”邹洁顿了一下,索性直说了。

    沈卓熙有些失望,道了谢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白鹤轩冲着向东挑了挑眉,目光中带着自豪的笑意。

    向东大概知道他的意思,垂下眼睛沉默着,心里也不由得升起了些疑惑。

    连邹洁都接触不到顶层的汪队吗?

    但是上次在救援行动的时候,汪队对顾念的态度明显不同啊。

    顾念居然能接触到汪队?

    沈卓熙嘀咕了几句,又打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已经接通,沈卓熙十分客气的说道:“傅队,我是沈卓熙。”

    傅景鑫那边还有枪声和训练声,听上去是在靶场,随后窸窸窣窣了一阵,背景的声音小了些,傅景鑫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公事公办:“有什么事么。”

    “之前我听说汪队来过h市,和你们刑侦局一起合作过,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想让汪队帮我找个人。”沈卓熙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边和傅景鑫说了大致的情况。

    “汪队?你可以试试去找我妹,”傅景鑫顿了顿,又解释道,“局里说汪队上次参加践行宴是因为我妹也去。”

    沈卓熙的脑袋里炸开了几串鞭炮:“顾念?”

    “对,你想找汪队怎么不早点和念念说?局里说我妹的拜师宴汪队本来也要过来,但是念念不让,说让他好好工作,别乱跑。”傅景鑫有些纳闷,他要是早说了,汪队不就来了?

    沈卓熙:“.......”

    顾念和汪队说好好工作,别乱跑?

    她还清楚自己在跟谁说话么?

    电话挂断,沈卓熙觉得脑袋里还是轰隆隆的:“原来这次的宴会,本来汪队是要来的?”

    “啊。”白鹤轩知道这事,这会儿不由得干笑两声,“顾念听说汪队要出任务,硬是让他把机票退了不准来。”

    沈卓熙最后挣扎了一下,咬着牙问道:“汪队难道不看看魏老的面子么?顾念说不让他来就不让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