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找猎人看病?

    里面的菜色比平常还要丰富,揭开盖子就能够看到里面的菜色全部都是分开包装的,这个饭盒不仅能够保温,还能保鲜。

    “你在干什么?”

    赵晨宇突然的出声吓了赵晨星一跳,她立刻合上了盖子,然后随手从桌上拿了一本书开始翻看着,手上有些慌乱,脸颊红了一片,支支吾吾了几声什么都没说出来。

    突然,她手上的动作一顿,又快速翻了几页倒回到了刚才翻过的地方,那里夹了一张票。

    她拿起来看了看,是九州录的决赛门票。

    “还我!”赵晨宇看到了她的动作,上前一步夺过了那本书和票,然后又小心的把票夹回了书里。

    “你为什么会有这个门票?”赵晨星挡在赵晨宇的面前不让他回去,声音逐渐变得严厉,“是不是唐昕姐拿回来的?还是夏夏姐?”

    “不是。”赵晨宇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绕开了她要走。

    赵晨星一把夺过了那本书:“你又不玩这个游戏,你要这张票有什么用,你给我,你知道我有多想去京城!”

    “你干什么!”

    “你知不知道这个决赛的票有多难买,我们班上那些男生连夜抢票都没抢到,黄牛那边都没得卖,你又不喜欢玩游戏,而且你玩得明白吗?你有时间不如好好学习!”

    “晨星!”高文静一进来就听到了赵晨星的话,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你怎么说弟弟的!”

    赵晨星咬了咬唇:“我没有!他本来就不会玩游戏,把票给我都不行吗?唐昕姐又没有指名道姓说那张票是给他的,也有我的一份啊!”

    “唐昕没有寄票回来,那是念念给他的。”高文静弄明白了他们在争什么,顿时也有点心累。

    “念姐?”赵晨星愣住了。

    赵晨宇把书拿回来,冷漠的转身回到了书桌前。

    在他转身的瞬间,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划过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刺进了赵晨的眼底。

    她不敢相信摇摇头,怎么可能。

    顾念从哪拿到的gk决赛票?

    这段时间以来,赵晨宇的脖子上多了一个红宝石项链,每天都能吃到万盛的晚餐,而且居然还能去北京,去看一场gk的决赛。

    而这都是因为顾念。

    赵晨星的心脏抽疼。

    如果之前她也站在顾念那边,现在是不是也能去京城看比赛?

    校医室。

    气氛有些诡秘。

    向东和白鹤轩相互看了一眼,又小心翼翼的去看他们家三爷的脸色。

    霍祁严坐在高定沙发上,一手搭在沙发靠背上,修长的腿翘起,撩起眼皮看着对面的人,周身凌冽而来的寒气几乎让人窒息。

    对面的椅子上,一直沉默着盯着顾念看的沈卓熙终于感觉到了危险,浑身一凛,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两三步走到白鹤轩旁边,扯了扯领带,眼神随意飘着就是不敢往三爷那看。

    白鹤轩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还以为这人的胆子有多大。

    沈卓熙不敢再看顾念,但是心里的疑惑却一点都没少。

    他戳了戳白鹤轩的胳膊,很认真的问道:“你觉不觉得顾念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白鹤轩有些好奇,这人是真的不怕三爷?

    “今天在宴会上,楚风对她的态度太好了。”向东在看到楚风进来的时候,还在担心楚风会因为楚楚的事给顾念难看,但是没有想到楚风来敬酒时一如往常,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要知道顾念可是把人家妹妹的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扔下楼的,这基本上等于连楚家的面子也没给。

    但是楚风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一样,一点算账的意思都没有?

    就这事?

    白鹤轩满脸都写着大惊小怪,他敲了敲沈卓熙的肩膀,凑近了些:“你是不是不知道顾念曾经把你家的沈康东打废的事?”

    沈卓熙震惊了:“打那小子的人是顾念?”

    向东搭上了他的另一边肩膀,也一脸同情:“你再看看你们家沈市长和沈总,走的时候恨不得把顾念一起打包带回家。”

    沈康东看向顾念,她坐在沙发的另一半,正在用手机发消息,他两步走上前,下一秒就对上了霍祁严眯起的目光,沈康东脚步立刻停下了。

    他缩了缩肩膀,还是朝顾念鞠了一躬:“顾小姐,不管怎么样,我得先谢谢你救了我妹。”

    顾念打字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是沈卓盈的哥哥?”

    刚才不管他怎么盯着顾念看,顾念都懒得给他一个眼神,这会儿听到了沈卓盈的名字才施舍了一句话给他,沈卓熙有些好笑,自己居然也要借着沈卓盈的面子了。

    他挠了挠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准确来说,沈康东是卓盈的哥哥,但是他们从小关系就不好,卓盈跟着我的时候比较多。”

    顾念点了点头,有个那样的哥哥和母亲,关系不好也正常。

    “我之前因为调查墨子染,一直在国外东奔西跑,很少回来,前几天还是三爷提供了个消息给我,我才从国外赶回来的,回来之后就听说了卓盈和沈康东的事,但是因为卓盈身体不好,舅舅也就不让提了。”

    沈康东那个畜生,还好后来出了车祸,两条胳膊基本等于废了,不然沈卓熙绝对不会放过他。

    墨子染的名字从沈卓熙的口中说出来,霍祁严瞥了一眼旁边的顾念,却发现她低垂着眉眼安安静静的发着消息,连手上的动作都没停一下。

    沈卓熙的话基本上也就等于是把顾念暂时归为了可消息共享的那一类了,白鹤轩心里头也挺高兴的,他手一撑坐上了桌:“你找他这么长时间到底要干什么?”

    “找他帮忙治个病。”沈卓熙的脸色暗淡了下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顾念幽幽的撩起眼皮,觉得眼前的人可能是个傻逼。

    她的表情太过明显,霍祁严一手握拳挡在唇边咳了一声才压下了笑意。

    “你找他看病?”白鹤轩也觉得沈卓熙可能脑袋不太正常,他有点难以理解,“霍三爷你不敢使唤就算了,医学界的泰山魏老今天就在你眼皮子底下,还有这位,新晋的魏老学生,未来的医学界新星也在你面前,你放着他们不找,去找个猎人来看病?”

    “你不懂,这病只有他能治。”沈卓熙摇摇头,不太愿意多说,“可惜他背后那个大佬太厉害,不然的话,我早就找到他了。”

    白鹤轩投降的看着他:“找找,咱们找。”

    顾念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盯着那个ip地址看了两秒,起身往外走。

    沈卓熙疑问的看向白鹤轩,指了指顾念的背影,无声询问,白鹤轩一摊手,回了一个见怪不怪的表情。

    顾念快速走进了女生洗手间,同时把手机翻转了几下,又外接了一个信号器,进到最后一个隔间的时候就组装成了一个微型电脑,她大马金刀的坐在马桶上:“找到了?”

    魏江河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老大,的确有人在针对何奶奶,是两拨人,监控被人动了手脚的部分有两个ip,一个是j那边的特殊域名,另一个来自京城,医院的输液针之前被人也的确被人加快了速度。”

    顾念垂下眼,幽深的眸子映着微型电脑上的信号光,里面逐渐溢满暗色。

    h市刑侦局。

    门口很安静,几乎没有车辆敢在这里停留,进进出出的人都会向门侧边的围墙那里看一眼。

    一个穿着粉色线衣的女生,背靠着墙站着,头发有些蓬松散乱,细碎的发垂下来,落在脸侧,隐隐露出白皙的下巴和侧脸,鼻梁高挺,眼睫细密。

    是个很可爱的女生,但是偏偏周身气质清冷,即使站在阳光里,都能让人想起不化的雪。

    陈队带着两个人从刑侦局里匆匆出来,眼角的余光就那么不经意的一瞥,下一秒他就停在了原地。

    两个助手有些疑惑的顺着陈队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陈队仔细辨认了一下,真的是顾念,她在这儿干什么?

    他看了一眼手表,然后朝着顾念走了过去:“你来找傅队?”

    顾念抬眼看向眼前的人,有些慵懒的站直了身体:“打他电话没人接。”

    “傅队正在开大会,这会儿看不到手机,你别站这儿等,进去吧。”陈队左右看了看,这会儿也没人路过,于是他点了点后面的一个人,“你带顾念进去找傅队。”

    “啊?头儿我?”被点名的小谢有些愣,现在不是要出任务吗?

    陈队敲了敲手表盘,没时间了:“对,你不用去了,我带小王去。”

    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挥了挥手算作和顾念告别,小谢有点着急:“头儿!这也不合规矩啊头儿.......”

    陈队没有回头的意思,反而直接走远了,小谢哭丧着脸看向顾念,这是造了什么孽。

    他有气无力的招了招手:“跟我来。”

    顾念好像完全没看到他的不情愿,漫不经心的跟在他身后一手拿出了耳机慢慢给自己戴上。

    小谢心头有一堆不满,越往里走就越憋屈。

    这个女生长得是不错,难道是傅队的女朋友?但是上班的时候女朋友来探班这都可以直接挨处分了。

    他刚进警局没多久,好不容易有个能跟着头儿去出任务的机会,结果却被这个女生给搅和了。